冰橘柚茶C

补一下图...之前的文字好像被吃了

第五章的车补好了,大家可以去看了,第一次写车,如有不足,请多包含。有建议的话可以在下面留言评论,谢谢🙏

十年

5.戒指


搭配bgm半封情书(已补车)

https://shimo.im/docs/EaQQwicx6ngtBRxw/ 《5.戒指》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林彦俊很快就拍完了自己的戏份回到了尤长靖身边,两人又回到了原先甜甜腻腻的状态。如果能够接近他们两,你一定会被浓浓的蜜桃乌龙茶的味道熏到,以后再看到奶茶店也绝不会想点这杯茶饮。



  “林彦俊,我的新歌录完了,我想让你作为第一个听到这首歌的听众。”尤长靖又开始和林彦俊撒娇了,甜腻的声音加上从腺体中分泌出蜜桃味的信息素,林先生的酒窝开关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好啊。”林小橘模式已开启。



“你是云上山岭



  你是无边海底



  你是星星点燃我的梦境



  甘愿长醉不醒。”



 我愿沉溺在你的酒窝里,一生一世。



 “任千帆过尽心上人是你



   你是我难逃的宿命。”



 哪怕是遇见了再多的人,你也是我眼中的top1



 “这首歌是我的粉丝们写的啦,但是感觉想出了我对你的感觉,所以想唱给你听吼。”



 林彦俊舔了下嘴唇,放出了自己黑乌龙的信息素,某只小柚子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想要再抗议一下:“林彦俊,现在还早吼,白日宣淫是不对的。”



  林彦俊低了低头,故意用很沮丧的声音问了一句:“真的不可以嘛,小尤哥哥?”尤长靖感觉自己的心上被戳了一箭,他最害怕林彦俊用这种撒娇的语调叫他哥哥,一般这样明天会起不来的。



月宫仙

中秋小甜饼🎑








玉兔尤x仙子俊


(之前发表的时候没有看时间所以删掉了,不好意思....)








很久很久以前,月星中诞生了一位神明,他从太阴之气中孕育而生,自带寒气。天界的神明都被他俊逸的容颜所吸引,却被那极阴之气所威慑,没有任何神仙敢靠近他,他也不能离开月星。他更没有朋友,只能在每天夜里,将月之精华撒向下界,帮助下界的精怪修行,也因此被尊称为月宫仙子。








他帮助的精怪慢慢都成为了神仙,他们想对他表示感谢时,也都被月宫中的寒气所迫,无人敢再向前一步,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那一只小兔妖了。








尤长靖也是受仙子恩惠的妖怪,他和旁人不同。在月下修行时,曾有幸窥得仙子一眼。惊鸿一瞥,从此沉沦,千年日日夜夜刻苦修行只为能够升仙,长久陪伴与仙子身边。








终于小兔妖成为了仙人,飞升到了天界。他想寻找仙子踪迹时,被身边的仙人嘲笑:“月宫中的寒气极重,哪怕是二郎神君也无法靠近仙子一步,你一小小兔妖,怎敢痴心妄想。”








他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仍驾云向月星飞去。只是就像那些仙人说的一样。他一个刚成仙的小妖怪抵挡不住那月宫中的寒气,刚走上月星,就被寒气所冻住,无法向前一步。








但他没有放弃,掐了个灵诀,召出一团火焰环绕在自己身边,艰难地抵御着寒气入侵。他走到了月宫前,向仙子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与倾慕。只还未见到仙子,月宫中的极寒之气就将他体内的生气冻住,他被冻住前最后的念头就是有些遗憾,不能陪伴在仙子左右了。








仙子缓步走出了月宫,看到了已经没有生息的兔妖,心中有些感慨,这是千万年来第一个来找他的精怪,为了见他一面,搭上自己的性命,值得么?








他抱起娇小的兔仙,将他放在了月桂树下。用月桂中源源不绝的太阴之气输送进了兔妖的元神,又用月桂上的一段枝节为其塑造了新的身躯。








元神归位,兔妖睁开了眼睛,又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仙子,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喃喃道:“我终于见到你了,这千年来的苦修换来今日一眼,我不悔,只是有些遗憾,不能长久陪伴你身边了。可不可以,不要忘记我?”








“傻子,我为你重新塑造了可以接受阴气的身躯,可这月星,可入不可出。你可愿今后在这月宫中与我相伴?”












“千年心愿,唯此而已。”
























后续








1.




仙子问小兔妖,为什么要来月宫寻找自己。小兔妖回答:“我在下界曾受仙子恩惠,特来报恩。虽说天界仙人皆言仙子身边寒气伤人,但我觉得仙子一定很孤独,一人在寒冷的月宫中度过了千万年的时光,我想陪伴着仙子度过余生。”








2.




又是千年以后,小兔妖已经和仙子在一起很多年了。下界的文化流传到了天界,仙子学会了写歌。他写了一首歌唱给小兔妖,“等待整个冬天,我还是想念,有(尤)你(腻)在我身边。”


十年

4.海底捞
   电话挂掉后,尤长靖开始有点慌了,怎么回事?电话里那个女声是谁?热搜上那张照片真的是林彦俊吗?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想吃东西嘛,发了条微信给陆定昊问他要不要一起出来吃海底捞。

  
  长靖不长胖:陪我吃海底捞嘛,小芙?


  是小太阳呀:...你都多胖了,还吃?


  长靖不长胖:???我不管嘛,陪我好不好?林彦俊不在家...你难道忍心让我一个人去吃海底捞嘛?


  是小太阳呀:怕了你了,走吧。还是去你家门口那一家嘛?


  长靖不长胖:对啊,那家的牛肉炒鸡好吃。我要拍照发给小侃。


  是小太阳呀:好吧,那你在家等我,我让Jeffery陪我一起来,毕竟我们两个O也不安全。你抑制贴别忘记带了。


  长靖不长胖:好吧好吧,虽然我觉得你只是想秀恩爱...


  是小太阳呀:我们出门了,快到了叫你下来。


  十五分钟后

  
  是小太阳呀:长胖,快下来,我们到了。


  长靖不长胖:马上!


  两人在尤长靖家楼下会合后,尤长靖立刻就抱怨起了自己好久没吃海底捞了,陆定昊白了他一眼:“你还想怎么吃?摸摸你的脸吧,好不容易最近忙才瘦下来的。不过等林彦俊回来,你就应该又被喂胖了。”


  听到林彦俊的名字,尤长靖就又控制不住自己想到那通电话: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吧,怎么还没打回来给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算了,不要再想了。林彦俊不是那种人,他在心里默默地反驳着自己之前的想法,怎么可以误会他呢。


“我好饿啊,小芙快陪我去嘛,海底捞说不定现在还要等位子啊。”尤长靖催了一下陆定昊,两人才往海底捞走去,“怕了你了,走吧。”


“Jeffery”陆定昊看到了海底捞门前等着他们的自家爱人,步伐加快向他走去,“等久了吧?”


“还好,没多久啦。”Jeffery挠了下头发,看向陆定昊,“小芙快进去吧,外面风大。”


  陆定昊一半抱怨一半撒娇:“知道外面风大还在门口等我,不怕你着凉嘛?”


  尤长靖觉得自己此刻正在发光,以后再也不一个人和陆定昊还有Jeffery一起出门了,会被闪瞎的。进了店门,尤长靖也就没有别的心思了,只想着如何用食物来弥补内心的惶恐。三人就座后,尤长靖就拿起了菜单开始点菜,“您好,我要三盘牛肉,两盘羊肉,一盘牛肚,两份牛肉丸,一份培根另外再加一份虾滑,谢谢。”“加点蔬菜,不能只吃肉啊。”陆定昊看了看尤长靖点的肉,“那再加一份土豆,一份菌菇拼盘和三杯椰汁吧。Jeffery,还要加点什么嘛。”“不用了,我们之前在家不是已经吃过了吗?”Jeffery呆呆地看着小芙。

 

  这家海底捞上菜上得很快,三人就开始烫肉了,尤长靖还坏心眼地拍了张煮好的牛肉卷和牛肉丸的照片发给了李希侃。点的菜不算很多,再加上看着对面两个人你侬我侬地喂菜实在是有些辣眼睛,尤长靖就加快了吃肉的速度,盘子里的肉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不见,陆定昊吐槽了一句,“你吃的好快哦,我和Jeffery才吃了一点。”“哪有,明明是有些人光顾着秀恩爱了,人家小鸟胃。”


   吃完海底捞后,尤长靖和陆定昊两个告别回到了自己家。发现手机在吃饭的时候已经没电了,急忙开始充电。开机后,十几通“林先生”的未接来电映入尤长靖的眼帘。


   他直接拨了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你怎么不接电话吼,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之前我手机没电了,才会自动关机的。”林彦俊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昨天那个谁?拍一场在水下的打戏,剧组里只有我穿外套了,所以才借给她,你不要多想。”解释驱散了尤长靖心里的不安。


  “我想你了,林彦俊。之前在和小芙吃海底捞,没有看手机,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我很担心你诶,再等等,我很快就能回家陪你。”林彦俊回答。


 “好,那我在家等你。”


十年

3.误会

 

   陆定昊婚礼过后,尤长靖的生活也回到了录音室和家两点一线的日子,因为林彦俊最近在外地拍戏,他也忙着录新歌,两人只能在晚上休息前对彼此道一声晚安与想念。尤长靖想,等这段日子忙完了,他也就能够好好给自己放个假,和林彦俊约会了。


   是小太阳呀:“你看到今天的热搜了吗,长胖?”陆定昊发来一条微信。


   长靖没长胖:“没呢,我最近忙着录新歌,你又不是不知道,忙得连微博都没发。”


   是小太阳呀:“你快去看吧,我发给你链接。”


   神秘男子与流量小花深夜共同出入酒店。配图是一个男人的背影和新生代流量小花奎格利的侧脸同时进入酒店,男人的手揽在她的肩上。尤长靖一眼就在并不算清晰照片里看到了男人头上的帽子正是他送给林彦俊的那一顶,而且林彦俊正在拍的新剧女主也确实是她。


   是小太阳呀:“你看完了吗,是他吗?我觉得和林彦俊有一点像,但是不敢确认。”


   长靖没长胖:“嗯,我不知道,看不太清楚。但是我给林彦俊送过一样的帽子,他也带去了剧组。但我觉得林彦俊不会做这种事。”


  是小太阳呀:“你先别慌,和林彦俊联系一下吧,别误会了。”


  长靖没长胖:“好。”


  尤长靖是相信林彦俊的,只是有一点心慌,想听到他对自己说这是个误会,或只是为了宣传新剧的炒作手段。于是给林彦俊打了电话,但没有人接。“林彦俊,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在我身边,我很空。”他编辑了一条微信发了出去。


  过了两三个小时,尤长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林彦俊回了消息。


  ∞:“我还有几个星期就能杀青了,我好想你。”


  长靖没长胖:“我也好想你,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好。”


 “林彦俊,我之前给你买的那顶帽子你带着吗?”


 “我当然带着啊,和你之前送的墨镜一起带来了剧组,怎么了吗?”


 “没有啦,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个帽子,觉得有点配我今天的衣服,但是在家里没有找到。”电话的那头传来了敲门声,同时还有一个女声:“彦俊老师,我来还你的外套。”尤长靖愣了一下,听到林彦俊好像去开了门,两人又说了几句,但是尤长靖没听清楚几句,只隐约听到了昨晚,酒店这两个词。但是电话突然就被挂了,只留他一人在家里。

 


十年

2. 捧花

 

     宣誓完毕后,陆定昊拿着手中的捧花准备扔:“快快快,等会我扔捧花谁接到了就马上给我去结婚,我要喝喜酒!”

 

    “洋哥,我想要!”小王子眨了眨眼睛,拽了一下他洋哥的袖子。“不就是个捧花嘛,看你顶天立地大洋哥怎么给你拿到。”大模心想,反正抚顺人和卜凡都已经结婚了,在场应该没有人抢得过他了。可一边的卜凡却已经开始嚷嚷了起来,“老岳,你看你想不想要。我给你抢捧花好不好?”“你可别瞎闹腾了,咱俩都结婚那么久了。”岳岳无奈地扶着头,“人家那么多人还没结婚,你能不能别拉仇恨,嗯?”

 

     大模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毕雯珺,抚顺人倒是没有想抢捧花的意思,只顾着看向已靠在他肩膀处睡着的小狐狸,满脸宠溺。边上的皇权富贵已经开始谈起了条件“饭沉沉,我想要那个花,你拿不到就不要想吃魔芋爽了,都是我的。”“富贵儿,那我要是拿到了你有没有什么奖励!”“娶我不就是最大的奖励了嘛?”“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朱正廷在一旁看两个弟弟闹,对边上的蔡徐坤说:“那要不我们也早点办婚礼,把捧花给他们两个小学鸡?”“我觉得可以,那正正要我去抢捧花吗。”“算了吧,坤坤,给我靠一会,我有一点头晕。”“好。”伸手将自己的爱人揽进了怀里。

 

     尤长靖也有点想拿到捧花,成为下一个‘幸运传递者’,“林彦俊,我也想要嘛。”“好,那我抢到了我们准备婚礼吧。”林彦俊露出了边上的两个酒窝。

 

   “那我开始扔了,你们准备好啊。”陆定昊将手里的捧花扔向了下方的人群,木子洋,范丞丞和林彦俊都伸长了手去抢。抢到捧花的人是林彦俊,他将由白玫瑰和紫色的洋桔梗组成的捧花递到了尤长靖的手里。“玫瑰代表你在我心里纯洁无瑕,桔梗表达了我对你永恒的爱。你愿意嫁给我嘛,小柚子?”尤长靖扑进了林彦俊的怀里,“我愿意。”

 

   “你们两差不多得了,等你们婚礼的时候别忘了请我们,记得把捧花扔给我。”大模撇了撇嘴,掏出口袋里的糖准备去哄自家的小王子。

 

    接完捧花后的婚礼也接近了尾声,大家都准备回家休息了。

 

 


十年

1.婚礼

       s市某豪华酒店内,香蕉九子时隔多年再次齐聚。“小芙,恭喜你啊,终于住上了梦寐以求的大房子。”林超泽笑道。


      “你说得好像我是因为大房子才和呆ferry在一起的。会不会说话?要不是我今天结婚,你信不信我打你哦?”陆定昊也开起了玩笑,“说到这个,长胖你和彦俊什么时候结婚。你们两不是在公司练习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嘛?”


     尤长靖的脸色有一点苍白:“我们现在工作还是有点忙,再过一段时间吧,到时候一定请你们。”他心里又何尝不想和林彦俊早日成为一对爱侣,只奈何林彦俊一直不肯求婚,他一个o也不好意思太主动。


      “嗯,再等一等。”林彦俊搂住了尤长靖,几个弟弟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有点遗憾没有问出两个哥哥的婚期。只是林超泽和陆定昊对视了一眼,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一点不对劲,只觉得是小情侣闹变扭,也没多放心上。


      以前偶联时期的兄弟们也大多数都来了,乐华和麦锐的一起到的酒店,可能是因为李希侃和毕雯珺吧,他们两腻腻歪歪的,手上戴着的情侣对戒昭示了他们早就已经订婚了。尤长靖有些羡慕,但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自己也会有这一天的。


      人很快就到齐了,婚礼也开始了。Jeffery:“谢谢大家能够来参加我和小芙的婚礼。我也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小芙。刚开始对你动心是在第一次见你时,看到你的笑容。你就像小太阳一样,在投妹夫的时候听到你说喜欢我的大房子,我很开心,但是又很不甘心,但是没关系。爱你里有一句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哪怕只是和你分开了一秒,也不能忘记你甜甜的微笑。我爱你,以后我会给你买美瞳和大房子,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陆定昊不禁红了眼眶:“我愿意。呆子,没有你的大房子,我陆小芙才不稀罕呢,还有,谁要你给我买美瞳,我自己会买啦。”


     “新郎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两人深深拥吻在一起,仿佛忘记了台下的人群。尤长靖想,连呆福瑞这块木头都开窍了,自己什么时候会有这一天呢。“林彦俊,你看他们这样真好。”


      林彦俊点点头,牵起了尤长靖的手,“我们也会有这一天的。”心里倒是想着可以准备起戒指,等他拿到影帝,就向小柚子求婚吧。